长江保护法实施一周年,武汉段水质连续优于国家考核目标

长江保护法实施一周年,武汉段水质连续优于国家考核目标
“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2016年1月5日,长江上游,重庆,习近平总书记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提出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2018年4月26日和2020年11月14日,在中游的武汉和下游的南京,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两次座谈会,为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把脉定向。“连续3年来,长江武汉段水质优于国家考核目标。”市生态环境局披露。武汉用这一段清清江水,向“长江大保护”交出一份高质量答卷。去年3月1日,我国首部流域保护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以下简称《长江保护法》)开始实施。自此,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立法理念深入人心,落实流域治理协调机制、联合执法成为常态,依法严惩非法捕捞行为,长江流域水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受到了更好的保护,通过不断探索多元化生态修复方式,一片旺盛的生态底色,在武汉徐徐铺展。一群江豚“微笑天使”成为长江大保护“吉祥物”2021年5月10日,在湖北省宜昌市江边,长江江豚在水中嬉戏。新华社记者肖艺九 摄“江豚一家三口江面嬉戏”“江豚与黄鹤楼同框”……来自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科考数据表明,白沙洲水域正在形成稳定江豚群体栖息,长江汉江两江交汇处和天兴洲水域有江豚路过的踪迹,极可能在未来成为江豚的活动水域,居民有望看到更多的江豚出水嬉戏的画面。长江江豚,是长江特有的鲸豚类动物,因自带迷人微笑,而被人们称为“微笑天使”。自2020年7月1日开始,武汉实施长江“十年禁渔”以来,武汉江段频现江豚身影;“江豚回归江城”行动,已是武汉积极推动长江大保护的标志性工作之一。中科院水生所副研究员郝玉江博士介绍,“微笑江豚”是生物多样性的旗舰物种,是长江生态健康的指示物种,是长江大保护成效的显示器,也因此被市民称之为长江大保护的“吉祥物”。这一切的背后,离不开武汉常态化、多举措的禁渔退捕策略。武汉各部门先后组织长江通江支流禁渔启动、禁用渔具集中销毁、“长江禁捕打非断链”同步联合执法等高频次联合行动;加大重点时段、重点水域巡查的频次、力度,严厉查办违法垂钓行为,形成长江禁捕水域垂钓管理高压态势。通过市场清理整治,精准“打非断链”,形成了“水上不捕、市场不卖、餐馆不做、群众不吃”的氛围。一个断面“断面考核”让长江水质“心中有数”执法人员在长江武汉渔政码头放流鱼苗。长江日报记者史伟摄长江上的老关村,是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与汉阳区的跨区水域接点。在这里“切出”一个横断面,提取的水质监测指标就作为上游的考核断面、下游的对照断面;各区所在的一段段江面如同一段段“藕节”,依据各断面的水质数据对照考核、进行奖惩。以往,长江武汉段水质只设置入境对照、出境考核等监测断面,对各区水质状况没有开展监测考核。长江流经武汉的过程中,水质上升或下降的责任一直不能明确到各区。为此,武汉根据长江武汉段区界和岸上的实际情况,科学设置了13个监测断面。各断面的“考试科目”包括化学需氧量、高锰酸盐指数、氨氮和总磷4项;计算“总分”后,根据“综合污染指数变化情况”的正负得分,相应予以奖惩。2021年的长江“断面考核”中,江汉区、青山区、洪山区、黄陂区、新洲区、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交出合格答卷,获得奖励400万元。“虽然奖金不多,但对各区来说,这个导向非常重要。”甚至,这个数据也被一些区作为绩效考核依据之一。“断面考核”,这个市域内跨区断面水质考核奖惩和生态补偿的制度设计,是武汉在长江经济带特大城市中率先推出的。武汉,又一次走在了长江大保护的前头。它看似简单,却能让大家对于各自区域的长江、汉江水质“心中有数”。一棵树打造独特魅力的武汉“江滩美学”武昌江滩公园的“网红”——江边一棵树在蓝天碧水的映衬下显得分外清新。长江日报记者李永刚 摄去年春夏,武昌江滩一棵“孤独的树”突然在短视频平台上火了。这棵树所在的武昌生态文化长廊,以铁路文化遗迹精髓为主线,串联整个滨江城市综合体,打造出长江右岸的新文化绿廊。而在此前,武汉已进行了多轮的沿江港口岸线整治,整合、集并迁移码头103个,恢复自然岸线30余公里,两江四岸造林2.14万亩,武汉露出最美水岸线。零乱的江滩经过细心归整后,华丽蜕变为世界级的城市公共空间。通过对长江、汉江和沿江腹地1—3公里范围的全面梳理,《武汉百里长江生态廊道项目清单(送审稿)》共收录项目125个、规划总投资约1400亿元。这些独具魅力的“江滩美学”,是武汉人深藏血脉里的一份浪漫。长江生态保护修复要有新作为,“美学价值”也是其中的重要一环。在自然生态保护修复方面,武汉不遗余力、全力以赴。长江、汉江等河流排口溯源整治,省控重点湖泊排口整治、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和黑臭水体整治,得到大力推进;全市实际监测的164个湖泊中,46个湖泊水质同比好转,武汉首次实现劣V类湖泊全部“清零”;创新设立长江上游、长江下游、汉江三个“战区”,严厉打击河道涉砂违法行为,武汉成为非法分子“不能来、不敢来、不愿来”的采砂禁区;稳步推进国际湿地城市创建工作,武汉“智慧湿地”实时监测网络项目,打造出一个“更聪明”的林草生态智慧感知系统;武汉长江沿线7个区域的重点野生动植物调查已初步完成,我市长江干流现有重点野生动物17种,重点野生植物4种,新洲区涨渡湖湿地、江夏区藏龙岛国家湿地公园生物多样性调查与评估也在有条不紊地开展。2月25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武汉海事法院及长江海商法学会共同举行《长江保护法》实施一周年座谈会,探讨在武汉设立长江生态法院,构建起与《长江保护法》相配套相适应的全流域、一体化的司法保护机制,运用司法手段守护好长江母亲河,切实维护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安全。2021年底召开的市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武汉要打造生态宜居的新时代英雄城市,以加快建设美丽武汉为主线,“做足做优水文章”“绘就美丽生态画卷”“全面推进绿色低碳转型”。武汉的长江大保护,有了更具体更细化的方向和目标!来源:长江日报责任编辑 黄斌

Previous post 2021年全国检察机关起诉电信网络诈骗犯罪4万人
Next post 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结果揭晓